阿斯顿欧

要文艺,别养狗。

#记梗#
微博上看到一个关于狼人杀的笑话,我笑了一上午,觉得这个耿直的气质十分符合茨木。

看起来傻逼的茨木,说不定有什么,小心机呢?

总之先记下来,有思路有时间的时候我就写写,也欢迎各位同好拿去用。
本来想用第三人称,但第二人称写起来意外的顺手,大概是因为我平常内心戏就很多的缘故?
以上。

记:
#茨木·桌游绝缘体·童子#

“狼人请杀人。”
“好嘞!”
“妈的茨木你是不是智障啊!”在一阵哄堂大笑中你拍案而起,怒发冲冠,“你再这样我们没法玩了,给我滚蛋!”
茨木无辜地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挚友——也就是更他妈无辜的你——表情看起来有点委屈,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红叶捏着豆沙色的唇釉慢条斯理地补起妆来:“斗个地主,上来把自己的牌全拿给别人看;玩个大富翁,把自己买的地都塞给你;下个跳棋,直接把棋子一路跳到对方老巢;行吧,玩你画我猜总可以了吧,”她朝你投来不知是嘲讽还是轻蔑的一眼,“他直接把答案写成拼音。真好,酒吞,你眼光真是不错。”
话音未落,在座的大老爷们和小姑娘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你,你不想读懂里面到底同情的成分更多还是看好戏的比重更大。你把目光扫向几个损友,希望他们能站出来打个圆场,却发现他们要么是把头埋在毛领子里颤抖,要么是紧抱着栽倒在怀里的对象朝你投来冷漠的目光。你气得要死,交友千日,用友一时,妈的平时那些旺仔小牛奶都喂了狗。
你正憋了一肚子火不知该朝谁发,茨木这个傻大个又猛地站起来,对着红叶硬邦邦地开口道:“虽然你平时眼光都挺垃圾的,但没想到也有开眼的一天嘛!我替挚友谢谢你了。”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你简直想打死身边这个用傻逼两个字垒起来的白痴。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