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顿欧

要文艺,别养狗。

致酒吞:瞎几把乱想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停水,想洗个头没法洗,想洗个狗也没法洗,外面狂风大作,厨房窗户吹个稀巴烂,抽符又一堆rrrrr,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发泄。




酒吞第二人称视角。ooc严重。








正文:




没什么大不了的,缺了谁这个星球都照样转。你这样告诉自己。实际上,也的确没发生什么,只不过是你的好兄弟找了个女朋友而已。




看看,这叫什么话?你第三十四次读起那条朋友圈,它说道:“终于找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什么玩意儿,酸不拉唧的,还引用歌词。连个照片都没有,就这么怕别人拐走?你在心里评论道,并为自己感到一丝生气而恼羞成怒。




这什么狗屁形容,不许用这个词!你更生气了。




自己的好兄弟找了个女朋友。你又开始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家伙,不是对所有女人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吗?怎么,他也有认栽的一天?




是了,他也不是什么神,无欲无求的,二十多年不沾女色也不像样子。再说了,有那么多追着捧着粘上来的女孩子,偶尔也得有个中意的。




你嗤之以鼻,又一个被女人蒙蔽了大脑的男人,看他以后还说不说什么追随本大爷,由本大爷支配。之前屁话这么多,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什么好兄弟,他就是个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白痴而已,本大爷从来没有把他当成过什么知心人。你又这样告诉自己。




不许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你的……朋友圈联系人找了个伴侣,总而言之,这也算个好事,你得祝福他,那种姑且算是一个朋友的祝福。你拿起了手机,想编写一条还算像样的评论,比如“你小子还不赖嘛”“居然也有人能看上你”什么的,或者告诫这家伙要好好珍惜,对,就这么说吧,显得你阅历丰富,经验十足,宽容又大度,全然不在乎。




妈的,我为什么要大度。你把手机丢到沙发上,坐着生闷气。原本趴在一边晒太阳的白猫蹭到你脚边求抚摸,你看着这一头白毛更来气了:这本来是他养的猫,上个星期他说房租到期了,要收拾东西搬家,不方便养着它,问能不能在你这寄养一段时间,说话时候他的表情小心翼翼,赤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不敢直视你,仿佛怕你拒绝。这赤金的眼珠子让你想起来好些年前你和他撅着腚趴在地上玩溜溜球的日子,晌午的阳光照在他那颗宝贝的不得了的金黄珠子上,就是这个颜色。你不知道为什么心一软,就答应了。




眼珠子这个词委实不好听,你指了出来,和他不搭。




行吧,你想,那姑且算好看,但眼珠子就眼珠子,你就是不想用更好听的词来形容他。




那颗溜溜球最后还是到了你手里,因为他说:“吾的好东西都是留给挚友你的!”你不无恼怒的想,哦,一个溜溜球算好东西,那你女朋友算不算好东西,你怎么不给我?你的小女朋友知道你说过这些屁话么?好东西都给我,她算个什么,坏东西?
你摇摇头,呸,给我也不要。




哼,谈恋爱,我看你期末考试怎么办,挂死你丫的,你生气地灌了一大杯水,又想起这个习惯也源于他的嘱咐,你一阵无名火直冲脑门。本大爷绝对不会@帮你点到,也绝对不会帮你记笔记画重点,你等着被教授骂个狗血淋头吧,本大爷是绝对不会救你的!




不,不对,你想起来了,这家伙是个学霸,或者是个什么你不想知道的其他乱七八糟的叫法。总之,和你一起熬夜看球打游戏都从没影响过他的成绩,各种奖学金他拿到手软,做起科研也是一级棒,学院里早就有流言说他一准儿能被保送到平安京大学读研究生,那个黑脸的晴明教授看他就像看着自己的亲亲宝贝乖儿子,捧着他还来不及,哪敢骂他。你想了想自己擦着及格线过的那几门专业课,茨木虽然没说,但保不齐就是他去求着老师帮自己过的。妈的,谁敢在那个黑脸面前说茨木半个不字,最后倒霉的一定是他自己。




你猛地直起身来,把脚边的白猫一把搂起。你够了没有,粘粘乎乎磨磨唧唧像个什么样子?你点点猫鼻子,不知是骂猫还是隔空骂另外的哪个谁。怀里一双和他一样的赤金色的圆眼睛睁大了直直地盯着你看,在阳光下像一块温柔的琥珀。你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简直称得上是怒发冲冠的倒影。




我为什么要生气?他有女朋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问那双琥珀般的眼睛。那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你,仿佛你就是世界的焦点、宇宙的中心。




你想起他夸赞你的样子,口若悬河喋喋不休夸夸其谈大言不惭,没有一个听起来像个好词,偏偏你就忍受了这么多年。你也不是没有人追,也不是没有喜欢过女孩子,但时光荏苒,一直留在你身边的偏偏就只有他,渐渐的你习惯了,接受了“流水的女人,铁打的茨木”这个设定,也就不再去看别人。




现在这个铁打的茨木也化成了别人的绕指柔,你终于承认了,你就是为此感到难过。




那又怎么样?你烦躁的抓抓头发。这家伙已经把事儿给办了,本大爷堂堂正正一个大男子汉,难道像个女人一样到他面前唧唧歪歪,扰乱人家的正常感情?




不然,至少给自己争取一下?比方说,给他发个短信,“本大爷决定和你在一起了”之类的,告诉他自己心里有他?




这么想着,你拿起手机,好死不死屏幕主页还是那个朋友圈的页面,你一下子泄了气。




算了吧,你想。这条路不好走,身边也不是没有活生生的例子。让他走条正常的路吧,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本大爷无论怎样,都还是他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你拿起来一看,一个傻乎乎的头像赫然在目。




“挚友,你在不在家?”那个傻缺这样写道,全然不知道他发的那条朋友圈在你心里引起了多么大的波澜。你懒得回他,也不想回他,心里翻涌的醋意像一把玻璃碴子来回折磨着你。你告诫自己不许回,至少不许秒回,这是个有主的人了,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你终于没忍住:“在。”




那边像是憋狠了似的叽里咕噜发了一堆语音,你不想打开,你就知道你说了在家他就敢肆意发语音而不用担心你会因为听语音引起什么意外,比如说因为专心听语音撞到树上。




你纠正道,那只有一次,而且是为了听你的女神红叶的新歌。




那些语音你不听也知道什么内容,他有了什么新动态总爱和你分享的。你第二次把手机丢到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然而你并没有不烦,你反而愈发强烈地焦躁起来。你想起来一些你之前没有在意过的细节,那些标志着他有了新的人生目标的蛛丝马迹。比方说,他要搬家。他之前租住的地段并不好,房租贵不说,离学校也远。你之前装作漫不经心地提起过自己并不介意跟他合租,正好还可以分担房费,但他仿佛没听懂一样并没有接茬,还说觉得自己现在住着挺好的。




所以现在是要搬去和女朋友合住啰?你气不打一处来。




还有,一个星期前他就在藏藏掖掖地背着你和什么人聊天,甚至在你们一起打游戏的时候,都没忘了拿起手机看一眼有没有新消息。你要拿他手机,他如临大敌一样扑过来对你说挚友挚友手机有什么好玩的我们去打球吧让我成为你的手下败将快来支配我的身体!




还有,他不再百分之百地响应你的邀约,而是推脱说自己有事不能陪你,待你追问具体是什么事的时候,他又吞吞吐吐不肯直说。你也发现,他眼下两个黑眼圈越发的重了。




你越想越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逼,这么多的细节都仿佛在嘲讽着你。




口干舌燥,你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




门铃响了,啪啪啪,门也被敲得震天响,还有一个粗嗓门在外面惊天动地的大喊:“挚友!挚友!是我,开门啊!”




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




这么大的声音,你显然没办法装作没听见;想装作不在家,几分钟前的聊天记录又提醒你打脸真的很疼。你无可奈何,只好去开了门。




做好了看到一个如花似玉娇羞可爱小姑娘的心理准备,打开门,门外却只有一个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茨木。你有点疑惑,转念一想又心下了然,连照片都不发的人,必然是不会领来了。




“挚友,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在拉屎吗?”你真想转身甩给他一个大耳刮子,带响的那种。孰料那白猫比你动作更快,噌一下就窜上了他的身,爪子糊他熊脸。




你修改了一下自己的措辞,“小脸”。




“哎呦儿子你来啦爸爸想死你了在挚友这儿怎么样啊怎么这么胖了挚友是不是给你吃好吃的了真乖说你想不想爸爸?”




你好气,觉得自己还不如一只破猫,还他妈是个公的。




“挚友,”撸完猫的他终于转过来看着你,一双赤金的眸子闪着光,仿佛江面上揉碎的金色太阳,“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他伸出手来,把手里那个攥得汗津津的快递袋子递给你。你半信半疑地扯开来看,一时间不由怔住了:是红叶的绝版写真和专辑,你苦苦寻找了大半年都没有买到的那一套。




那一边,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这一套宝贝背后的故事:“挚友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这一套写真和专辑吗,上个星期和青行灯聊起来的时候她提到她有一个外地朋友有这么一套,还是未开封的,想出手,但要求价格要翻一倍,我觉得真挺难找的就赶紧答应了。但一时凑不出钱来我就先拿下个月的房租买下来了,然后这几天好不容易打了几个零工,房租凑的差不多,应该就不用搬家了。过两天我再打几个零工凑足了钱就把猫接回去,挚友,还得麻烦你多照顾它几天。不过你要嫌麻烦,我今天就把它带走。”




他嘿嘿傻笑着,看着你目瞪口呆的表情,仿佛很骄傲似的:“她给我寄过来的,今天才到,我刚收到快递就给你拿来啦,挚友,你快看看喜不喜欢?”




你百感交集,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骂他傻逼还是骂自己。




看到你一直站着不动,也不看手里的东西,他开始紧张起来,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挚友,我买错了吗?你不喜欢?”




喜欢。
喜欢死了。
我他妈喜欢死你了。




你回过神来,用力绷住自己的脸,尽量让自己不要笑得那么开,声音也不要那么抖:“你这家伙也还算有点用嘛。”




他尾巴都要甩到你脸上来。




“挚友我发了朋友圈你看到了吗?荒川那白痴,还以为我有女朋友了,我有挚友就够了要什么女朋友啊。”




“我给你发的语音你听了吗挚友?那个红叶的新歌我学了一下,我觉得我唱得挺好的,不比她差。”




“打游戏吧,挚友?好久没和你一起打游戏了,快来打败我然后支配我的身体吧我的挚友!”




好吧,先打游戏,你想。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开心。”




“猫不用领回去,我不嫌麻烦。”




“房租别交了,你收拾收拾来我这里住吧。”




这些话就留着以后再说吧,反正你和他的时间还长的很,不是吗?




哦,还有一句话,倒是不能再拖了。




“茨木,本大爷决定和你在一起了。”



还有:




你看什么时候把初夜这件事解决一下。










评论(28)

热度(613)

  1. 我盾冬党头顶青天狂喜乱舞阿斯顿欧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