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顿欧

要文艺,别养狗。

致茨木:扭扭捏捏是攒不到酒吞的

半夜三更睡不着爬起来写文。

来自于一个拼了老命攒出酒吞又在拼了老命攒茨木的非洲阿妈的怒吼。

我怀疑我有ooc,所以打个预警。
以上。



正文:
最近有个事儿,叫茨木很是苦恼,那就是:自己总是抽不出酒吞。

阴阳师这个游戏,身边的大妖怪们都当个小把戏在玩,谁也懒得在这种仿冒自己的游戏里氪金。茨木可不一样,为了抽出一个自己的酒吞,茨木氪了一个又一个648,抽了一个又一个十连,该有的ssr都有了,就是没有酒吞童子。

氪成一个穷鬼的茨木感到十分沮丧,为了继续氪下去,茨木给自己洗脑:现实和游戏,总得有一个酒吞属于我。

然而事实就是,他一个都没有。隔壁的鬼女都快抽到一个连的酒吞童子了,返魂返的得心应手,他还是除了狸猫就是二口女。

抽不到不要紧,茨木又想到了一个新招数:我攒碎片啊!

然而攒碎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首先,茨木所在的寮,是他们那个服数一数二的大寮,寮里都是斗鸡榜上有名有姓的大佬。茨木虽然没那么大佬,但耐不住会长是酒吞,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说动了酒吞让自己进了寮,如此珍贵的地位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因此茨木是万万不肯退寮上门换碎片的。

好吧,那就让对方上门吧!问题又来了:酒吞不同意。酒吞不同意,对方就进不了寮,进不了寮就换不了碎片,还要骂茨木:你这个骗子,活该没有酒吞!

为了换到酒吞的碎片,茨木忍了,不仅要忍,还要好言好语地求饶道歉。他倒不怕被挂到贴吧,只怕被挂了以后就要跟酒吞碎片说拜拜。酒吞的碎片,此刻俨然成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威风堂堂斗鸡八段的茨木童子的最大软肋。

因此,茨木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可走:跟寮里的大佬们换。

然而问题又来了,茨木的自尊心此时开始作祟:他不想光明正大地在群里讨要酒吞碎片——被正主看到,太尴尬了。茨木骂自己:为了酒吞的碎片,一点面子算什么?连面子都不愿意失去,可见你不是真心想要一个酒吞童子!你不配得到一个酒吞童子!

骂完,茨木又心虚地反驳自己:可我不想让酒吞觉得我是这样不要脸的人了。

当了几百年不要脸的人,被对方嫌弃、拒绝了几百年,好不容易狠下心来离他远一点,躲在游戏里寻找一番慰藉。但是游戏里的酒吞童子好归好,到底不是真的,不能为了假的得罪真的,茨木这点脑子还是有的。

于是换碎片的事情就无限期地搁置了下来。茨木宁愿每天祈愿一些sr,也不愿再祈酒吞童子,怕一天下来空空如也,没人理他,自己打自己的脸。

按理说这件事到这儿就该结束了,但人生就是没有这么死水无澜,妖生也是。有一天茨木手抖,早上祈愿的时候一不小心点成了祈愿酒吞童子,茨木心想完了,本来我今天就能召唤一个雪女,本来我今天雪女就该毕业了,这下又要再等一天,而且还祈的是酒吞童子,丢份儿。但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办法,是自己手抖犯下的错,也怪不了别人。

话是这么说,但茨木还是一整天在公司里没精打采,连在茶水间冲咖啡的时候遇见了酒吞都没有扑上去喊挚友,仿佛自己失去了一个亿。

水没开,咖啡冲的七七八八,茨木也没心情管,一口闷下,心里全是今天毕不了业的雪女和永远得不到的酒吞。

心情低落地回到自己的工位上,茨木收到了两个大惊吓:第一个,是上司酒吞在微信上百年一遇地开了金口,问他你今天怎么了;第二个,是他收到了一个陌生寮友送他的,酒吞碎片!

茨木受宠若惊地先回复了酒吞:“一点小事儿,劳烦挚友关心!我很快就能调整状态,绝不会耽误工作,请挚友放心!”这话有一半是对的,茨木已经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可不是已经调整了状态嘛。

然而耽误工作就说不准了,茨木反反复复地翻看那位寮友——此刻他在茨木心中就是一位伟人——的身份资料,确定了自己和这个人真是完全不相识——这人叫“天下第一茨吹”,茨木确定自己身边没有这样的朋友。本着给我碎片感恩为先的理念,茨木真心实意地感谢了对方,并表示如有需要,肝胆相照,想要多少个茨木碎片他都给,当然如果大佬愿意继续给他酒吞碎片他愿意拿所有ssr碎片去换,直接给钱也可以,怎么都行,只要有碎片拿,茨木愿意付出百倍的报酬。

茨木自顾自说了一大堆,对方就当没听见一样,符号都没回一个。过了没多久,茨木冷静下来,觉得场面有些尴尬:万一人家就是随手一给呢?万一人家是手抖给错了呢?回都不回,还热脸贴冷屁股,这种待遇只有酒吞吾友才值得拥有,别人都不行!茨吹也不行!给了酒吞碎片也不行!

茨木的这一天就在这种半喜悦半忧伤的心情中过去了:喜悦的两件事自然不必多讲,忧伤的则是这种喜悦可谓是昙花一现,没有第二回了。

第二天早上,茨木起来,打开阴阳师收了每日奖励,就打开了祈愿的窗口。茨木本来满心打算今天该祈愿雪女了,然而下拉划到酒吞童子的时候,茨木像鬼迷心窍一样又点了一下祈愿。这样,茨木就又祈愿了酒吞童子。

清醒过来的茨木忍不住要骂自己:我看你是着了魔了!人家给你一片算好了,你还想怎样!贪心不足蛇吞象,你这样是不配拥有一个酒吞童子的!

话是这么说,茨木心里还是有隐隐的期待,期待着奇迹能够再次发生,大佬能够再次开恩。这一天的工作不消说,又是效率低下,搞的酒吞再次发来微信问他:茨木,你究竟怎么了?

茨木诚惶诚恐,马上又是拍胸脯的一阵保证,生怕挚友觉得自己工作不上心。酒吞略为关心了几句就不再讲话,茨木不敢怠慢,马上整理情绪,要投入全身心的工作之中。

就在他即将投入全身心的工作之中时,茨木收获了人生中第二片祈愿得来的酒吞碎片。

这次就必然不是手抖了,茨木心想,这就是老天爷在刻意帮助我了。仍旧是千恩万谢的一通乱讲,茨木自顾自叨叨了十几分钟,对方终于发来了两个字:啰嗦。

茨木有些紧张,怕大佬嫌烦,怕大佬嫌烦以后就再也没有酒吞碎片了。正当他要再说些什么挽回一下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一句话:你以后尽管祈就是了,酒吞碎片这种东西,本大爷有的是,五十片也不算什么。

馅饼来得如此突然,茨木被砸了个满怀。他喜出望外,几欲要肝脑涂地、结草衔环以报。滔滔不绝地向大佬表达了感恩之情,茨木喜气洋洋地将视线从手机转移到了电脑屏幕上,微信上酒吞的消息赫然在目:开心一点了?

茨木惊叹,忙回道:挚友察言观色之能力竟已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真不愧是妖界王者!

酒吞没回他,茨木也不意外,继续喜气洋洋地投入到工作中。

第三天,茨木自然而然就要祈愿酒吞童子了,对方也从未食言,日日都按时赠予。茨木每日照例要感谢对方一通,对方也照常不理,只偶尔回一个“闭嘴”或者“烦死了”,茨木也不在乎。

一直到第四十八天,茨木只差最后一片碎片,即将攒出一个自己的酒吞童子。这一天早上茨木精心打扮了一番,把头发梳得油光水滑,衣服鞋子一尘不染,不知情的同事还以为他要去赴小情人的约会,揶揄了他几句,茨木也没放在心上,他心里只有自己即将“降生”的酒吞童子,他全心全意盼望着那一刻的到来。

然而茨木一直等到晚上下班,也没等到那一片酒吞童子碎片。仿佛那片碎片也像真的酒吞一样,告假在家了。

一想到告病的酒吞,茨木的担心就再也放不下了,他决定把碎片的事放在一边,先去探望一下挚友。不知该买什么好,茨木跑到水果店买了一个大果篮,又拎了一箱牛奶——因为听说喝奶可以长个儿——急匆匆就往酒吞家赶。

酒吞家的门敲不开,茨木有些着急,但还是熟门熟路地从酒吞家的门框上摸下了一把钥匙。顺利地打开了挚友的家门,茨木一路冲进卧室,一眼就看见额头上搭着一块白毛巾的酒吞虚弱地窝在床上。

挚友!茨木急火火地喊,我来看你了!又有些手足无措:我,我给你带了水果,还有奶——他们说可以长个儿!

酒吞听见长个儿,猛地一挣,甩过头去。

茨木心想完蛋这下说错话了,于是连忙转移话题:挚友你感觉怎么样了?还发烧吗?说着伸手要去试酒吞的温度。

酒吞猛咳了一下,茨木触电般缩回手去,心虚道:挚友…我,我就是担心你……

我知道。酒吞声音哑哑的,他冲茨木点了点头:你去客厅把我手机拿来,本大爷头疼,下不了床。

茨木忙不迭地拿了过来,酒吞又道:解锁,密码是你的生日。

茨木疑惑道:挚友,我没生日啊?

酒吞又咳了一下,凶道:就是你来大江山的日子!

茨木诚惶诚恐赶紧输入密码,锁解开了,他问:挚友,再然后呢?

酒吞长叹一口气:打开阴阳师,登录第二个账号,给你自己送一片酒吞的碎片吧。

茨木照做了,点下赠送以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挚友,那,那个大佬是你?

酒吞失笑:不然呢?除了本大爷谁还会白送你四十多片酒吞碎片?

茨木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什么,又觉得十分尴尬,几欲要走,被酒吞一把抓住。酒吞的手心烫的要命,还有薄薄一层汗,茨木心想挚友果然还没退烧,担心又上升了几层。


这时酒吞说:你的碎片齐了,可以召唤酒吞童子了。

茨木脑子里全是对酒吞病情的担忧,一时情急,忍不住脱口而出:我不要什么酒吞童子了,我就要你!

此言一出,一时二人陷入了死寂。茨木老脸都要炸了,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被酒吞死死拽住不得脱身。酒吞顿了顿,道:茨木,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送你碎片?

茨木心想挚友真是体贴入微,替他化解尴尬,转移话题,忙接茬问道:为什么?

酒吞盯住他的眼睛:因为本大爷也想要个茨木。

茨木只当是游戏:挚友不是早就抽到茨木了吗?

酒吞一时语噎,过了一会儿才道:茨木,你以为我的碎片来的就容易?本大爷花了一个半月,每天跟别人换碎片,好不容易才攒齐了50个,就是为了给你凑酒吞。要是为了区区游戏里的一个假象,本大爷何苦非这么大劲?本大爷要的是现实里的茨木,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个茨木你给还是不给?

这第二个大馅饼,砸的茨木头晕目眩,无法思考,只好说给。

酒吞翻身坐起,一把将茨木按倒在床上,后文种种,按下不表。

第二天,茨木召唤出了酒吞,并和酒吞一起开开心心地去上班。

同事:茨木,我就说你和小情人去约会了嘛!




小剧场1
茨木:挚友你不是还发烧呢吗!你手心都是滚烫的,还出虚汗了!
酒吞:本大爷早好了,刚才都他妈紧张的。

小剧场2
茨木:挚友你为什么不用大号送我碎片啊?
酒吞:……那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要?
茨木:我,我当然是怕丢脸啊。
酒吞:那我不怕丢脸了?本大爷不要面子的啊?

小剧场3
酒吞:茨木,你怎么都不用酒吞?
茨木:打怪这种脏活累活,何须动用挚友?岂不是大材小用?我来替挚友打江山即可!
酒吞:所以你就是攒来看的。
茨木:挚友实力雄厚,怎会只是可供观赏的花瓶呢!绝对是误会,误会。
酒吞:你连御魂都没配。
茨木:哪有什么御魂配得上挚友!挚友的实力,不需御魂也可彰显无疑!
酒吞:所以你就是攒来看的。
茨木:………对不起挚友,我错了。

小剧场4
作者:茨木,你知不知道有个东西叫鬼王,可以掉酒吞碎片的?你知不知道有个东西叫葫芦酒,可以掉酒吞碎片的?你知不知道有个东西叫百鬼夜行,可以掉酒吞碎片的?
酒吞:要你多嘴?闭嘴!话这么多怪不得不会把妹!

小剧场5
雪女:所以老娘什么时候可以毕业???我不要面子的啊???

评论(25)

热度(377)

  1. 这世界和谐的那么让人消沉阿斯顿欧 转载了此文字